纸墨长安>仙侠>时差(星际 男A女B) > 柏舟番外1
    没有b知道自己是被领养而且以棋子培养,而一直尊敬的养父母是害Si自己亲生父母的罪魁祸首更曲折荒谬的一日。

    握住门把的那一瞬我真的想冲进去掀开那两个虚伪的人的面纱。

    无权无势成为弃棋没有任何作用,除了蛰伏没有更好的选项。

    若不知用处,即使是用玉雕琢的棋子入局也不过一个占位,在殷家的岁月,殷勇总是看着我喃喃着“不像,他应该这样。”

    他是谁?

    殷乾的名字在我持续的偷听中浮出水面,那个殷老爷子最得意的孩子,十七年前葬身崖底的青年研究员,殷勇一直无法得到老爷子的信任,他只能培养下一代增加筹码。

    我想办法挖掘着关于他的资料,真假难辨的只言片语描述,也曾悄悄去到尸骨成灰的崖底,成灰的躯T散落在山野,那一片总是绿意盎然,只剩被炸开的岩石表面黢黑零落,层叠的岩石卡着一个几不可见的小片终端外壳。

    当年的事情发生之后,殷老爷子知道最Ai的孩子将一切格式化后自爆身亡,封锁了山林不愿打扰逝者,只是每年和家人前往祭奠。殷勇的短视让他调查了一次,就暗喜于哥哥的Si亡不再纠结,冥冥之中这条漏网之鱼还是落在我手上。

    十七年前的这种材质终端只有三种,烧得只剩两个数字的终端号也让我费了一番功夫,所幸功夫不负有心人,浩如烟海的数据中我还是找到了一条线索,已经清空销号的终端在信息记录系统中曾与另一个终端有过消息联系。

    这位号主已经不在首星范围,辗转在黑市买消息终于查到这个终端曾在L星有登录记录,更多的消息已经残缺在战乱中。

    我假意因院校问题和殷勇争执,在殷老爷子推波助澜下,成功登上了前往L星开始了名为反思的旅途。

    其实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即使得到什么消息,凭我自己的力量无力反击,我又有谁可以信任和交付,一个对弈的牺牲品,不知过往,晦暗未来,站在星舰的舷窗边,明暗浩瀚的星系,没有一道光线落在我身上。